小客车摇号网站_小汽车摇号结果查询网小客车摇号网站_小汽车摇号结果查询网

车险综合改革出台:三者限额提至千万 消费者保费有望明显下降

0

银保监会官网9日发布消息称,银保监会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,研究起草了《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

车险是与人民群众利益关系密切的险种。我国车险多年的改革发展取得了积极成效,但一些长期存在的深层次矛盾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,离高质量发展要求还有较大差距,实施车险综合改革势在必行。

《指导意见》共9部分32条,主要包括总体要求、提升交强险保障水平、拓展和优化商车险保障服务、健全商车险条款费率市场化形成机制、改革车险产品准入和管理方式、推进配套基础建设改革、全面加强和改进车险监管、明确重点任务职责分工、强化保障落实等内容。

实施车险综合改革,将有利于健全市场化条款费率形成机制,激发市场活力,规范市场秩序,提升服务水平,有效强化监管,促进车险高质量发展,更好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。

在提高交强险责任限额方面,《指导意见》表示,为更好发挥交强险保障功能作用,根据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》,银保监会会同国务院公安部门、卫生主管部门、农业主管部门研究提高交强险责任限额,将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.2万元提高到20万元,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,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.8万元,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0.2万元不变。

此外,无责任赔偿限额按照相同比例进行调整,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.1万元提高到1.8万元,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000元提高到1800元,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100元不变。

在基本不增加消费者保费支出的原则下,支持行业拓展商车险保障责任范围。引导行业合理删除实践中容易引发理赔争议的免责条款,合理删除事故责任免赔率、无法找到第三方免赔率等免赔约定。

提升商车险责任限额方面,《指导意见》结合经济社会发展水平,支持行业将示范产品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-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-1000万元档次,更加有利于满足消费者风险保障需求,更好发挥经济补偿和化解矛盾纠纷的功能作用。

《指导意见》还引导行业将商车险产品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%下调为25%,预期赔付率由65%提高到75%。适时支持财险公司报批报备附加费用率上限低于25%的网销、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。

银保监会表示,这次改革既根据实际风险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,同时又将预定附加费用率下调至25%,改革后商车险基准保费价格将大幅下降,预计消费者的实际签单保费也将明显下降,行业整体车险保费规模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。客观来看,由于实际风险变化导致保费规模下降是合理的,是有利于消费者的,从初步测算看整体保费规模下降幅度也是可以承受的,符合中央关于“减税降费”和金融业向实体经济让利的精神。

回顾下近年车险的发展

1 交强险:责任限额提高至20万 ,浮动系数下限至-50%

1.交强险总责任限额:20万

银保监会会同国务院公安部门、卫生主管部门、农业主管部门研究提高交强险责任限额!

①交强险总责任限额:12.2万元→20万元

②无责任赔偿限额:按照相同比例调整

2.费率浮动系数:下限至-50%

此次《车险综改》还在道路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中引入区域浮动因子。

结合各地区交强险综合赔付率水平,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。

这一变化,会进一步提高部分地区交强险的赔付率,尤其是对目前一些交强险赔付较好的地区,交强险盈利的空间会进一步压缩。

除此之外,按照修订后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和道路交通事故费率浮动系数,行业还要拟订并报批新的统一的交强险条款、基础费率、与道路交通事故相联系的浮动比率。

2 商车险“加量不加价”:扩7项责任,提升责任限额

1.扩7项责任,“加量不加价”

①扩七项责任

此次车险综改,为了给消费者提供更加全面完善的车险保障服务,监管提出在示范产品车损险主险条款,现有的保险责任基础上,增加7个方面的保险责任,如上图所示。

而且,监管还鼓励公司开发车轮单独损失险、医保外用药责任险等附加险产品。

②加量不加价:删除争议性免责条款

扩展七项保险责任,对于消费者来讲,可能最关心的是,要涨价么?

答案是“NO”!

为了确保基本不增加消费者的保费支出,监管将引导行业合理删除部分实践中容易引发理赔争议的免责条款,比如,事故责任免赔率、无法找到第三方免赔率等免赔约定。

2.提升责任限额,丰富产品

①三责限额,调至千万!

为了更好发挥经济补偿和化解矛盾纠纷的功能作用,此次,车险综改还将三责限额提升至千万。

这让小编想到了,前一阵浙江温岭油罐车爆炸,导致19人死亡,在医院救治172人,如果有了千万的保额,是不是等够多少帮上点忙呢~

②支持创新产品和服务

除了增加保险责任和提高限额外,监管还鼓励保险公司创新车险产品,丰富相关的保障服务。

·里程保险(UBI)等创新产品:

新能源车险、驾乘人员意外险、机动车延长保修险示范条款,机动车里程保险(UBI)等

·丰富车险保障服务险:

代送检、道路救援、代驾服务、安全检测等车险增值服务险等的示范条款

当然,除了这些,对于保险公司来讲,最关心的还是费率和浮动系数的变化~

3 下调附加费用率

逐步放开自主定价系数浮动

1.下调附加费用率:35%下调为25%

①附加费用率的上限:由35%下调为25%

②预期赔付率:由65%提高到75%

③附加费用率上限低于25%,适时支持财险公司报批报备网销、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

事实上,这一点“13精”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如果我们将时间拉长来看,车险赔付率和费用率走势的话,我们是由“73开”走到“64开”的!

从过去十几年的车险赔付率走势来看,我们的赔付率是逐渐走低的(其背后逻辑是道交法的实施,道路状况变好,车变好,驾驶习惯变好,酒驾管制等社会发展红利)。

因为赔付率下降,各家便开始加大费用投入。最终导致,成本率结构由之前的“73开”发展到现在“64开”。

问题背后的根本原因是,伴随着车险赔付率的走低,我们的费率没有及时进行调整!

这其实是与航意险的高费用逻辑是一样的,即费用会追逐低赔付的产品,这就是市场的魔力和无形的手在起作用。

而从精算的角度来看,一个产品的费率由两部分构成,纯保费(对应赔付部分)+附加保费(对应费用部分),而且这两部分的大小是不同的!

正常来讲纯保费应该是费率的主体部分(占比65%~75%比较合理),而不是附加保费(占比25%~35%比较合理),否则这个定价是有问题的,是不公平的。

所以说,此次附加费用率的下调是符合预期的,后续监管还将建立2-3年调整一次的商车险行业纯风险保费测算的常态化机制。

2.自主定价系数浮动范围:逐步放开

“自主渠道系数”和“自主核保系数”合二为一,整合为“自主定价系数”

①将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确定为[0.65-1.35]

②适时完全放开自主定价系数的范围

3.无赔款优待系数:扩大到前3年

在拟订商车险无赔款优待系数时,将考虑赔付记录的范围由前1年扩大到前3年,并降低对偶然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上调幅度。

4.健全准备金计提标准:真要管住后端了

这一条,是真的要管住后端了,把通过准备金调节经营数据和财务结果的路子提前给堵死了,对精算的宝宝们来说要求更高了。

5.发布新的商车险示范产品

①发布新的业示范产品

按照修订后的保险条款、基准纯风险保费和无赔款优待系数,发布新的商车险行业示范产品。

各地区目前在商车险产品中已使用的交通违法系数因子,在实施综合改革后仍可继续使用。

②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

报银保监会备案:使用商车险行业示范条款费率的公司

报银保监会审批:开发商车险创新型条款费率的公司

财险公司在设定各地区商车险产品自主定价系数范围时,各银保监局要积极主动发挥引导作用。

6.中小财险公司:差异化的创新产品

此外,监管还将出台支持政策,鼓励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、专业化、特色化的商车险产品。

优先开发网销、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,促进中小财险公司健康发展,健全多层次财险市场体系。

以上就是此次文件的主要内容,文件原文在文末,大家可以自行阅读更多内容。

4 财险公司要降低考核权重

回首近几年的车险市场

1.降低保费考核权重

车险综改的第二十八条,还提出要财险公司调整优化考核机制,降低保费规模、增速、份额等考核指标的权重。

其实,这个问题在之前的费改中多少也提过,也是众多财险公司左右为难的一个问题,“13精”在之前的文章中,也提过到底保险公司想多做保费有没有错?

其实,除了考核指标,更让财险公司头疼的是车险增速下降后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。

2.车险增速下滑:商车险尤为明显

近年来,商车费改和新车产销量的下降,都导致车险保费增速直线下滑,市场竞争白热化,身在其中的财险公司都很难熬。

从上图可以看到,虽然,车险的增速从2013年开始逐年下滑,但是,截至2017年末仍旧是保持双位数增长的。

然而,2018年和2019年,车险增速却仅为4%左右。车险的市场份额也从2016年的73.76%下降至2019年的62.91%,下降近十个百分点。

2.车险综合成本率:艰难维持

以2019年58家经营车险的财险公司数据为基础,“13精”统计了近四年车险行业的承保利润情况。

从行业的角度看,2019年车险实现承保利润114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89亿,翻了4.6倍,是商车费改之后首次承保端盈利突破百亿。

而这背后,得益于车险综合成本率的下降!

2015-2018年我国车险综合成本率分别为99.4%、99.1%、99%、99.9%,2019年经过重拳整治市场乱象,车险综合成本率下降至98.6%,2020年1-5月受疫情影响继续下降至95.8%。

从数据看,车险的综合成本率还是维持在处在承保盈亏平衡点附近。

但是,身在其中的公司和从业人员却不这么觉得,大家可以参考《2019年车险利润榜:行业盈利超百亿!》文末的留言!

3.车险盈利下降的背后:主要还是商车险

其实,分析车险的盈利,还要区分交强和商业去细细看一下。

从保费的角度看,曾经,车险的高增速靠商业车险拉动,如今,车险的增速靠交强险维持~

2018年和2019年商业车险的增速仅为2.6%和3.5%,低于车险整体增速,甚至只有交强险增速的一半!

从利润的角度看,2018年62家经营商业车险的公司,承保居然合计亏了32亿,较上年同期少了近110亿!

极低的增速加上亏损,对于商业车险已经不只是寒冬这么简单,应是严冬了吧~

然而,商业车险毕竟占据车险近74%的份额,终究拖累了车险利润大幅下滑,增速降至个位数。

当然,商车和交强的费用,谁分摊给谁,可能也是傻傻分不清~

4.此次车险综改的影响

此次,车险综改力度比较大,简政放权比较多,如果市场主体不够理性,配套监管措施又跟不上,短期内市场是有可能出现“一放就乱”的现象,甚至导致行业性承保亏损,影响理赔服务质量。

然而,从国际来看,车险作为风险分散、竞争充分的大众化产品,承保盈亏平衡比较常见。

为此,监管也考虑了相关配套措施,希望推动市场主体理性经营,如果规范市场秩序等措施做得比较到位的话,行业性承保亏损的风险应该能够得到有效防范。

转载请保留页面地址:https://www.kk1688.com/bj/2462.html